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艺术视野 > “泥人薛”和“老农民博物馆”

“泥人薛”和“老农民博物馆”

来源:河南文化网     作者:研究会    浏览:287次


土坷垃,黄巴巴,

和成尿泥捏泥巴,

捏只山羊啃青草,

两头黄牛齐拉套,

捏个新媳坐花轿,

老鼠迎亲吹喇叭……

与共和国同龄的薛明智,是个地道的农民。古稀之年的他,从小就与黄土地、黄泥巴打交道。这些年,他玩泥巴还玩出了名堂,玩成了艺痴……

幼年的老薛是个苦命孩子,母亲和妹妹相继离世,直到10岁,他才上小学一年级。13岁时,爷爷身染重病卧床不起,他只好辍学,一边照顾爷爷的饮食起居,一边跟父亲去做活儿。

爷爷和父亲,都是十里八村闻名的木匠好手。年少的明智很快也成了木匠高手、土建筑师,砌砖垒墙、起架上梁、盖瓦叠脊乃至打马车、做耧耙样样精通。

光阴荏苒,转眼到了1999年。50岁的老薛适逢画圣故里禹州市鸿畅镇山底吴村要为吴道子塑像,老薛把自己连明彻夜做成的塑像小样送去参加评审。在由中央美院等知名学府雕塑名家参与的一长串名单中,农民薛明智的名字太不起眼了。但那一日,“孙悟空”六小龄童应邀来画圣祠参观,被这尊塑像小样给吸引住了,他端详良久,伸出大拇指叹道:栩栩如生,鲜活传神!

当得知这尊塑像出自老薛之手时,六小龄童紧紧拉住这位普通农民的手:了不起,真的了不起……

最终,老薛领受了为画圣吴道子塑金身的使命。经过一个月的昼夜奋战,一座高九尺九的画圣塑像圆满完成,赢得评审组专家和社会各界的一致称赞。

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老薛一举成名,得益于他精湛的木匠、建筑、砖雕等杂家手艺和对塑像研究的经验积累。之后,老薛又创作了两座水泥雕像《凤凰戏牡丹》《仙童献寿》,还代表河南省参加了在福建泉州举办的全国艺术展,引起轰动。

老薛得号“泥人薛”,是从2002年禹州市首届“药交会”开始的。当时,老薛以民间艺人的身份将自己精心创作的小件泥塑作品《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》拿到药交会上展示交流。其巧妙的构思、憨态可掬的人物形象征服了众多观众,有人当场出价1.5万元愿收藏此作品,被老薛婉言谢绝了。也就是从这时起,他真正明白了民间艺术品的价值,并暗下决心要把这项优秀的传统文化发扬光大。

创作一件真正意义上的泥塑作品并不简单。从选土、取土、晾晒、碎粒、浸泡、阴晾,直到成为不干不湿、软硬适中的泥坯子,再进行泥塑创作……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,既要做到形神兼备,还要考虑作品背后的厚重历史及深刻涵义。老薛说,每一件新作品的诞生,就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,痛并快乐着——整个制作工序有36道之多,历时两个月。

随着新作品的不断问世,“泥人薛”的名号也越来越响,荣誉接踵而来。2006年,泥塑作品《祖国母亲》获全国第二届民间工艺博览会“精品奖”;2007年,作为全国唯一泥塑代表薛明智受邀参加了中国文联举办的“百花迎春”春节联欢晚会,现场展演泥塑创作,央视全球直播;2008年,为迎接北京奥运会创作的泥塑作品《鼎世中华》在北京民博会上展出;2009年,河南省人民政府授予老薛“高级民间艺术师”称号。这年5月,随中国民间艺术访问团应邀赴马来西亚开展文化艺术交流。这一次,禁不住友邦收藏爱好者的软磨硬泡,他忍痛割爱,将自己最得意的泥塑作品《山妞的梦》留在了那里。至今想起此事,老薛依旧心疼不已,叹息道:好东西真的是不可复制啊。

《山妞的梦》塑造的是一个扎着高高马尾辫打扮入时的山村姑娘,身背双肩包,手提拉杆箱走在弯弯山道上外出打工、追求人生梦想的画面,人物造型鲜活生动,青春朝气像春风扑面而来。

然而,随着市场大潮风起云涌,农村面貌日新月异,许多老建筑、老物件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包括一些传统风俗、民间文化也渐渐在消亡。如何留住老祖宗留下的优秀遗产,让子孙后代记住乡愁,成了“泥人薛”深入思考的问题。经过再三思虑,他决定建一座“中原文化泥塑艺术博物馆”,也就是他嘴里说的“老农民博物馆”。

老薛亲自设计、监工建造的泥塑艺术博物馆,就坐落在村北头田地里,内设精品展览馆、民俗壁画、泥塑展示长廊等。他计划塑造365个1∶1比例的中原农民人物形象,充分展现春夏秋冬四时节令中原农村生产、生活、婚丧嫁娶、民俗百态等风土风貌。

一个“泥腿子”以一己之力建一座博物馆谈何容易?从筹划设计到一砖一瓦、一檩一椽的游乡采购,再到联系建筑队施工,他事必躬亲。尤其是那些精雕细刻的砖雕作品,只能由他一个人利用夜晚来构思和创作。“泥人薛”跑断了腿,累弯了腰,也搭进了他所有的积蓄。

为了老农民博物馆,老薛省吃俭用,脚上穿的鞋子从没超过30元,手机屏碎裂得快要掉渣渣他也舍不得换。“人家都说我是个疯子傻子神经病,就连自己的儿子也不理解。”老薛说,“他们哪里懂得呀,建博物馆是我这辈子的夙愿!再艰难,我都得把这个梦实现了!”


上一篇: 没有了

下一篇: 手机方寸地,激起艺术涟漪——谈“手机艺术”的审美新体验